服务项目

了解更多 立即咨询

网络沟通更方便

性异常心理-关于恋物症

2020-06-29

  辛晓琪的《味道》这首歌曾经红遍大江南北,歌词有很多人至今念念不忘。“想念你的笑,我想念你的外套,想念你白色袜子,和你身上的味道。我想念你的吻,和手指淡淡烟草味道,记忆中曾被爱的味道。”这些歌词对人们有极大共鸣的同时,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也充满了浓浓的恋物症的味道。

  恋物癖是对痴迷于无生命物体的一种刺激,它激发了性幻想和性冲动。强迫症在男孩中很常见,通常是直接接触异性表面的东西,例如一堆头发,鞋子,手套,内衣,内衣,长筒袜,发夹,大头针,项链等。恋物癖患者通常不是能够爱一个真正完整的人,但只对他们所穿的衣服感兴趣。有时,为了获得上述物品,他们甚至以任何方式偷窃,从而触犯法律。例如,一个13岁的男孩多次偷走了母亲的胸罩和内裤,躲藏起来并闻气味,遭到母亲的责骂。咨询得知男孩的父母离异由祖母照顾,而且母亲关心较少从而缺少母爱。他的智力正常,刚刚发展到青春期。他说,他想和母亲亲近,但很害怕,在嗅母亲的内衣时感到非常高兴,甚至兴奋。

  弗洛伊德在《性欲三论》中指出,下面这种情形引起了我们的极大兴趣:正常的性对象被某种物品所取代,此物品与性对象有关,却完全不宜于成为正常的性目标。依照我们的分类原则,这种现象实际上应归类于与性对象有关的“变异”现象。但现在只好等到我们对“性的过高估价”现象有所了解之后再来谈它,因为这种现象原是盲目的激情加上性目标放弃之后才形成的。

  性对象的替代物通常为身体中与性目标无关的部分,如足踝、发丝等,还有与异性有关而具有特别意义的物品,如衣服的碎片、红肚兜等。我们可以把这种物品比做原始氏族的崇拜的物神,因为原始人就是从这些物品中想象出神灵的具体形象的。

  在恋物症的发展过程中,有些人的性目标不正常,但并不令人困惑。为了实现性目标,其性对象必须具有一定的特征,例如头发的颜色,着装风格,身体疤痕等。在这些条件下的恒心类似于恋物症。他们的举止如此怪异,以至于没有任何濒临发病的性冲动能引起我们更多的兴趣。这个人追求正常目标的能力必须受到一定程度的损害。即使是普通人,也经常高估性对象,甚至夸大和夸大与性有关的事物。因此,有一定程度的恋物癖病因是正常的,尤其是当沉浸在热情的爱情中,而正常的性目的还很远的时候。就像《浮士德》中所说的那样:“我什至渴望着她胸前的查帕拉和触及她膝盖的透明芭蕾舞短裙。”

  只有当物恋的追逐得到固置,从而完全取代了正常的性目的,或者所崇拜的物品与其所属之人脱离了关系,本身成了性的对象,这种情形才算是病态的。性冲动的些微异常与全然病态的变异之间,可以用以上原则来加以区别。

    在幼儿时期获得的深刻的性印象常常表现在钦佩的选择上。这与谚语“难忘的初恋”非常相似。有些人在选择对象时会遇到导致拜物教的各种条件,但是在这些人中,幼儿的性印象仍然起着重要的作用。在钦佩第一次出现的记忆的背后,有一个潜在的,被遗忘的性发展阶段。钦佩就像是记忆的障碍,代表了这个阶段,它的残余和积累。”通常,根据弗洛伊德对拜物教的“生物学”精神分析,基本上是儿童在性发展过程中,由于性行为的过渡。俄狄浦斯情结及其对性发展过程本身的干扰,受到一定程度的压制,并发生了性对象的转变,其形式是象征性的自由联想,而对特定性对象的选择是基于主题,遇到和先天的决定。

 在这里,我们阐明了恋物癖在心理上出现的原因,以解释人们对器物和物品的痴迷态度,而这种痴迷应归纳为“恋物癖”或“神经病”。如果不伤害他人,或者不窃取他人财产,可以在接受和尊重的基础上,借助心理咨询师的帮助,完全重新发展儿童心理的停滞状态。首先,控制其异常的性行为,同时释放其正常通道,并让性能沿着正常通道流出。

↑上一篇:同性恋各种争议
↓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阅读

了解更多

全心全意